Project Description

蘿蔔絲牛肉絲麵

HOW WE TACKLED THE BRIEF GIVEN TO US

令那九十一歲的海軍艦長

思念無比的眷村麵

當年船艦上的所有大多都被抹上一層鹹味,或許正提醒著海上的軍人們,在陸地上的滋味是多麼平淡卻珍貴的。

「來去一回啊,總花上一個多月的時間。」九十一歲的王將軍說道,那年由年輕水兵們組成的艦隊「七三敦

睦」,王爺爺授命擔任支隊指揮官, 從高雄左營軍港駛向索羅門群島。這 一趟遠航代表著與其他邦交國之間的

友好,每一位海兵都堅守己則,行到之處便帶來溫暖,如一股巡遊在南太平洋群島間的威武暖流。在抵達了索羅

門群島的荷尼阿拉港後, 除了當地華僑前來接迎,捲蓬髮、皮膚黝黑的當地孩童所排成的人龍,也準備登上「七

三敦睦」船艦參觀。人 們抓了幾隻盛產的椰子蟹,邀請辛勞 的海軍們一同享用,情景盛情熱鬧。

可每當來到遠方,感受到來自異地的溫暖時,總是讓王爺爺更思念家鄉, 思念有王奶奶和孩子們的家、思念盛著

家常菜的飯桌。

島嶼上的飯桌

我看向牆上的軍艦照片,頓時覺著散發一股來自遙遠異港的鹹味。王爺爺在沙發上,輕輕閉上了微微濕潤的眼 

眸,我試想著那雙眼睛曾裝載著將軍的榮耀與責任、曾看過許許多多海上的事,也為了家鄉的妻小而展現出堅毅

的光芒,深覺到回憶之於人們是多麼深重和特別的。

「孩子都不認得爸爸了。」王奶奶走進客廳,拿起玻璃壺幫我們加了些茶水,說道那時家裡位在內湖、所屬海軍

總部的影劇五村,王爺爺時常在海上,她便在眷村的家守著孩子們。偶爾家中來了一個皮膚亮黑的人,女兒們見

著便驚呼:「有怪人!有怪人在 我們家!」連鄰居也來關心,說看見有個皮膚黑得不得了的男人進到了王奶奶家中,

一問之下原來是期在毫無建築物遮蔽的海上,被曬得透黑的王爺爺,終於回到家了。

王爺爺睜開眼後,我忍不住問:「奶奶做的哪一道菜,您最喜愛?
島嶼上的飯桌
「每一道,每一道都非常喜歡。」他說。

初次的相遇是在基隆,那時正是王爺爺任職軍艦副的期間,一艘船艦停靠於基隆港王奶奶隨著基隆海事學校的

同學一同出遊,同行友人恰巧與王爺爺有些交情,兩人的緣分便於此開展,經過好友們的搓合,國51年便定下

了婚約。 

王爺爺與王奶奶並沒有足夠的積蓄去舉行太過盛大的宴會,但卻充滿著家人、友人的祝福,婚禮上有著海軍儀隊

同學們搭起的劍門,為宴會上增添了生動的色彩,公證人為王爺爺的父親,帶著輩們的祝福使婚禮更為莊重和

溫馨。 

王奶奶笑著說道他倆當年的蜜月趣事, 原先打算前往台南的旅遊,但出發之 際跑出了個念想「與其花旅費出去

玩, 不如買個大同電鍋,你看怎麼樣?」 於是兩人在原該搭上列車的台北火車站,買了家中第一個昂貴的家電,

而後的日子有了草綠色的大同電鍋,米飯可煮得香潤,王奶奶也樂於廚事, 王爺爺欣喜妻子的手藝,兩人便在飯

桌上培養起了濃厚的感情。 

說起王奶奶,八歲那年隨家人從家鄉湖南一路逃難到廣州,運補隊的陸軍父親隨著軍隊來台後,便安排家人們先

後搭上軍用登陸艇,窩在底倉渡海來到台灣。

島嶼上的飯桌 

「船晃阿晃的,我記得上面有個窗, 海水『轟』的都從那裡潑進來! 

奶奶回憶著那段旅程,大約也沒能想到再回去時已經是四十多年後了。

島嶼上的飯桌

那時王奶奶的母親擔心孩子們在船上,可能鮮少有吃,便準備了鹹蛋和皮蛋來充飢果腹,但母親擔心孩子吃了

皮蛋會船暈,便叮嚀皮蛋不得吃,王奶奶想:「既然說皮蛋不能吃,那肯定 比鹹蛋好吃!」結果偷嚐了之後,在

船上噁心了好一陣子,自此後王奶奶都厭惡再吃皮蛋。 

到了眷村的日子,那時軍眷有糧票可以兌換米和麵粉,但在國40年初期,米糧時常被當作外交資物送往他方。

人們只剩下麵粉和麵條能當作主,王奶奶的弟弟也是在那段時間裡出生的,時常一看到麵粉揉成的饅頭都會哇

哇大哭,因為又得吃那沒有甚麼味道的物了。王奶奶的母親為了想讓孩子吃得開心和健康些,便去換取需要多

些糧票的麵條回來,做出一碗碗簡單卻難以取代的美味。 

「蘿蔔絲牛肉絲麵。」

細麵條夾雜著蘿蔔絲,猶如兩種口感 的麵條交雜著,牛肉絲更是成就整碗湯頭的靈魂,配合著其他菜料去發揮

其中的鮮甜,搭上香油和蒜苗的點綴, 整體香氣變得更濃郁。

王奶奶家的孩子們鮮少生病,記憶中母親總說:「吃得健康些,錢才不會 給醫生賺!」其實就是想讓孩子們能身

體健壯些,雖然不是些豪魚大肉,但都是踏踏實實的菜料 – 蘿蔔和牛肉。水牛是農家的好幫手,因此在地農家幾

乎都不吃牛肉以表感謝之意,故在國40年代時牛肉比豬肉便宜些,但依然算昂貴的材。雖然能放入的牛肉絲

份量細少,整碗湯麵幾乎都是蘿蔔絲條,但孩子們能吃到平常沒有的牛肉香味,那已經是記憶中最令他們 興奮的

事情,也補足了孩子們成⻑所需要的營養。

看著王奶奶在熱氣騰出的廚房中,將一碗一碗的湯麵盛裝後,夾入粉嫩的熱牛肉條,此時的牛肉已經足夠粗厚,

已不再如菜名和當時那般微薄,然而這湯麵雖變得更豐盛,但從母親的料理中就延傳下來的溫暖與美味,已經 深

根在家族裡頭傳承了四個世代。現 在王家的孩子們都大了,也有了孫子輩,可是忙碌的現代生活,讓家人們 的

早午餐只能在外頭解決,王奶奶便堅決大夥們都要回家吃晚餐,聚在木圓桌的飯桌上,吃著一頓美味和營養、說

著一日的趣事與日常。 

「我只會煮大菜啦,小菜不會煮!」 王奶奶驕傲地笑著, 

「就是那種大鍋菜,因為是要讓全家人一起吃的。」

王爺爺在一旁專注的模樣,像是再度出了遠航,並於海上一番思念後,終於嘗到心中嚮往的味道,和見到了那懷

念的人們。而王家的飯桌直到現在, 每晚都依舊傳出陣陣的歡笑與菜香, 就像時光從沒有真正的流逝過。 

採訪的那日,大女兒松荺陪著我們與老人家共度這個充滿菜香與溫暖老故事的下午,她偷偷告訴我們,現在即使

嫁出去了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但每天晚上還是習慣帶著家人一同回老家吃晚餐,還小小抱怨著這樣都瘦不下來

了,但嘴角掛著滿足的笑容。我想這樣一種溫馨是王奶奶提供的譜上,所沒提到卻是最為重要的一劑調味。 

Ready to Talk?

DO YOU HAVE A BIG IDEA WE CAN HELP WITH?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