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拍《戲說台灣》?  從宜蘭陳家看臺灣史。

這是在拍《戲說台灣》?  從宜蘭陳家看臺灣史

文章內文英文logo
分享

臺灣歷史最為悠久的落羽松群,就座落在宜蘭進士路上的「陳家松園」裡頭。而落羽松這種松樹的根相當特殊,是像鐘乳石般,一柱一柱從主樹幹周圍的土面長出,蔚為奇麗。

陳石掌珠帶著我們一行人走進松園中,她自在地踏在石子路上,似乎是時常來這散步的樣子,而我們的肚腹裡還留有剛剛品嘗的「荸薺丸子」,那是陳家最喜愛的一道菜,圓形酥炸的表皮搭配鮮甜的豬絞肉,豬肉的湯汁包覆著口感爽脆的荸薺,尤其剛炸好時候的口感與香氣,更是難以形容的美味。

這樣一道配合著口感、味道、外觀的菜色,是能夠登上任何場面的餐桌美食。

落羽松-陳家松園-島嶼上的飯桌

陳家松園內,是臺灣落羽松的發跡地。

落羽松-陳家松園-島嶼上的飯桌

落羽松的老樹根部常向四周隆起,周圍有瘤狀或膝蓋狀的呼吸根。

掌珠婆婆輕鬆的邁著步伐的樣子,實在難以看出已是個八十八歲的老人家,她出生於二結,在小學二年級時搬到了宜蘭市區,那時剛爆發中日戰爭,學校時常操演空襲避難。上午警鈴一響就要去到防空洞,下午警報解除才能再回到教室,斷斷續續得上著課,一天就這樣過去,婆婆的學習因此而受到干擾。

直到一九四四年,作為太平洋戰爭範圍內的地區,臺灣屢遭空襲,掌珠與家人暫時從市區離開,躲至鄉村一帶,便不再去學校。那時候食物、衣物都是由日本政府配給,只能吃著南瓜、番薯等等…是沒有米可食的日子。戰事長期影響著每一個人的生活,有許多不幸的人失去了性命,被飛彈炸得五零六碎,而掌珠婆婆那時只有十三歲,就親眼目睹了一切。

身為長女的掌珠婆婆,小學六年級畢業後便在那段日子裡頭分擔母親的辛勞,時常做飯給弟弟妹妹吃。一開始懵懂之際,只能在一旁看著母親燒飯做菜,如此觀摩之下,也悄悄得學會了些基本菜色,雖然因為戰爭沒有辦法繼續唸書,但仍然在母親的身邊學習了許多家務事。

掌珠婆婆的父親經營印刷店,直到她出嫁前都會在店裡頭幫忙,那時候的印刷技術是活板鑄字,一條一條的鉛字條,按照排列組合去打印,是現今非常少見的傳統技術,而如今那間印刷店仍在營業,已經是第三代的老闆,儘管印刷技術已與時俱進,但整間店都瀰漫著一種懷舊氛圍。掌珠婆婆帶我們一行人前去參觀,發現老闆神龕底下有一個保險箱,全黑色的很巨大,上頭的金屬鎖刻印著日文,才發現這已是超過七十年的古董了,但老闆仍繼續用著。 

活板鑄字-島嶼上的飯桌

掌珠婆婆家經營了三代的印刷店,目前仍在營業。

日治保險箱-島嶼上的飯桌

從日治時期使用至今的保險箱,已歷經超過七十個年頭。

掌珠婆婆年輕時,在店裡幫忙的日子,國民政府遷來臺灣,湧入許多外省人,迎來一個新的政權,社會也重新步入秩序,婆婆也在母親的安排之下嫁進了陳家。陳家是宜蘭一戶歷史悠久的大戶人家,所有家族成員都住在同一個三合院裡,過年、過節會一同聚到中庭做些點心,是非常有凝聚力的家族,在那個年代,不管是建築的形式抑或是飲食傳統,都是以家族的團聚以及子孫綿延為重要的宗旨。

掌珠婆婆的媳婦,從起初的約訪,都是由她熱絡的安排和配合,能夠感受到婆媳之間的感情極為和樂,也從此處感受到宜蘭人的熱情好客。雖然有些手續繁雜的料理,婆婆因為考量到體力所以較少搬上桌,但仍感受得到對於料理的愛好仍然是不減的,在採訪的過程中婆婆十分害羞,卻不斷想起身去到廚房,開始料裡那道極美味的「荸薺丸子」。

陳家松園-陳氏鑑湖堂-登瀛書院-島嶼上的飯桌-荸薺丸子

陳石掌珠婆婆,出生宜蘭二結,88歲。

搓揉混合著荸薺的豬絞肉,每一下都有力又扎實,看似簡單卻不容易的手勢,擠出一顆顆的絞肉球,包裹上麵衣後丟入油鍋炸熟。

掌珠婆婆對於食材分量和烹飪時間的拿捏從來都不是一個明確的數字,全靠著累積而來的經驗,我想這就是不可多得的料理智慧。起鍋後的丸子,顏色為深金色,參雜一些些白紅色的內餡,婆婆還拿出獨門的甜辣醬,單吃甘甜,沾著吃則增添了香辣感,不需白飯即可連食多顆,婆婆在廚房炸了好幾盤,我們則一時吃得忘了分寸。

荸薺丸子-陳家松園-陳氏鑑湖堂-登瀛書院-島嶼上的飯桌

下油鍋前,裹著麵包粉的荸薺丸子。

荸薺丸子-陳家松園-陳氏鑑湖堂-登瀛書院-島嶼上的飯桌

剛起鍋,炸得香酥的荸薺丸子。

吃飽後,掌珠婆婆和兒子志鵬帶著我們去到陳家的那片松園,看看那充滿大家族感的舊地。

歷史上重要的蘭陽開墾者吳沙,似乎將那份拓荒的性格留在這塊土地上,陳家的祖先源於福建,後遷至苗栗,再因當地社會械鬥頻繁,舉家遷至宜蘭開墾,子子孫孫們便在當地逐漸興起一個家族,現在已是當地有名望的氏族。

陳家松園經過些微的修繕,如今仍保存良好,一旁的稻田到細水流經的溝渠在二戰期間,曾都是日本空軍的基地,而當時被美軍鎖定的目標之中就有這座基地,因此就在一旁的陳家松園難免被流彈波及,掌珠婆婆說道:「那時候,門口就落著一顆未爆彈!」幸好仍保留住三合院大部分的院子,讓陳家的後代還能居住在此。志鵬熱情的說著建築的古今往來,我們聽著,便著迷於滿是落羽松葉的陳家三合院。

島嶼上的飯桌 採訪 荸薺丸子 22

左起:二兒子陳志鵬、手上愛犬-Hero、掌珠婆婆。

陳家松園-陳氏鑑湖堂-登瀛書院-島嶼上的飯桌-荸薺丸子

掌珠婆婆在陳氏鑑湖堂(陳氏家廟)內。

島嶼上的飯桌:採訪:荸薺丸子 16

清代墓碑,上方鑑湖表示祖籍地名、中間即歷代祖先去逝後將它合葬一起的牌位,上面顯示的是合葬者的名字。

順著周圍的渠道走,左右兩側都是翠綠的稻田,可延伸到到陳氏鑑湖堂,是陳氏家族的家廟,名稱是為了紀念自福建鑑湖遷來臺灣的祖先而取,屋簷下充滿古香,兩旁的畫布上登記著歷代祖先的生平,最遠可追溯至清朝時期,也在那一刻我們才發現陳家人對於血緣的重視,是如此具體的,並不只是生活上的彼此稱呼,血緣這條隱形的絲線是能夠被收納整理,並且呈現出來的,頓時深感到那份家族關係的厚實。祠堂旁有著一處被芭蕉樹及植物點綴著的因戰爭而殘存的斷垣殘壁,牆上有著介紹過去建築的說明告示,那些發生的曾經被用心地保存著,讓走過的歷史與故事留下痕跡。

那祠堂前有著一座湖,名叫半月池,是昔日陳家大宅前的埤塘,整座池為中心的生態圈,培養了許多昆蟲和動物們適恰的棲地,豢養一些牲眷動物如鴨子、火雞,然而這看似樸實和諧的環境,實際上承載著宜蘭這片土地從清朝時期的開發、日治時期的空軍基地延續到國民政府的到來。陳家與這片土地接連在一塊,親密而不可分。

走回家的路上,掌珠婆婆沿路與街坊鄰居打熱鬧,像一個地區的大家長似的,跟每個人感情都融洽,而周圍那一株株的落羽松樹,隨著時間越來越多的根冒出地面,佈滿了整個松園,松葉也茂密得像一張大屋簷,庇蔭著陳家的生活地帶,也見證陳家的變遷和留存。

荸薺丸子-島嶼上的飯桌

剛炸好的荸薺丸子,配上掌珠婆婆自己特製的甜辣醬。

食譜 / 荸薺丸子

份量:10人份

材料:

糖                  適量
蛋                  3顆
蔥                  1斤
豬肉             1斤
魚漿             1斤
荸薺             1斤
香油             適量
洋蔥粒         1顆洋蔥量
麵包粉         適量
葵花油         適量
白胡椒粉    適量

作法:

1.豬絞肉、魚漿、荸薺、蔥、洋蔥粒、蛋全部攪於一起,不斷翻揉。

2.直至均勻後加入胡椒粉、香油、糖,繼續翻揉均勻。

3.用虎口握力擠出富有彈性的絞肉球,也可使用器具輔助。

4.沾滿麵包粉。

5.多顆沾滿後再入鍋油炸15分鐘即可起鍋。

計畫團隊 | 島嶼上的飯桌             企劃 | 陸以寧
採訪日期 | 2019.08.07                   文字 | 陳泳劭
採訪地點 | 新北市新店區             攝影 | 陳奕璇
家常菜 | 荸薺丸子

READ MORE